Lucia

“罗维诺是最重要的。”
第一次听他说这话时,青年一脸笑容灿烂说得他脸通红。那次他赌气本想收拾花园却弄的一团糟,以至于本应习以为常的安东看到时都愣了愣。青年本没有责备意思的问候,却被他抓住话柄纠缠不休。
“那么喜欢费里的话把我跟他换就好了!”少年两眼泪汪汪,偏头要走。
“原来是因为这个啊。”青年小心拦住他,一手抚他的头一手擦着他的花脸,安慰似的笑起来,午后的阳光柔和了他的面庞:“怎么会呢。
罗维诺是最重要的。”
后来青年为了他和塞迪克对峙,天天被上司骂回来还要强撑笑颜照顾他。知道原委的那天晚上下着雨,他看青年一身狼狈推开门,犹豫好久才悄悄走过去拽着他的衣角。
“怎么了,罗维诺?抱歉啊回来晚了……”
“混蛋你道什么歉……”他还是不会像费里那样温和地讲话。“明明会遭罪……为什么要救我……从塞迪克那里……”
“诶……罗维问为什么……”青年沉默了会儿,狼狈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因为,
罗维诺是最重要的。”
那天晚上他破例帮他收拾了床铺。
于是这句话一次次在耳边回响,他也就一次次一声不吭地接受着,从安慰,到宠溺,到爱。
他想到这个字眼的时候习惯性地爆了口粗。
爱?
青年的世界总没那么单纯,无论是上司吩咐还是利益纠纷,总是他出马,却没人能保证他凯旋而归。
于是那天直到半夜门才“吱呀”一声,颤巍巍地开了。
等到半夜的他没来得及思考就冲了过去。
青年瘫跪在地上,身上还有道道血痕,不说话只是一声声喘着粗气。
他忽然惊慌失措,什么也说不出来。从早晨目送起就焦虑着的心情一触而发。
“罗维……”青年轻抚着他的手臂,微微抬起头,仰视着他。
他懵了。他从未见过那个小时候耍得他团团转却在他遇到危险时不由分说拔剑将他护在身后的,那个顶天立地的,给予他整个世界的人,仰视着他,羸弱不堪。
“咳咳……”青年没说完便剧烈地咳嗽起来。
“安东!”他反抓住他的肩膀,同样不知所措。
“罗维诺……我没事。”他又露出了笑容,依然那般灿烂,“只是……以后可能……保护不了你了……”
“混……混蛋……”他的眼泪又冒了出来,“谁让你保护我了呀!你自己都……”
“我没事……”青年抬头,笑里尽是温柔。
“罗维才是最重要的。”
他想到这里微微出了戏。
以前听伊莎他们说,世界上最好的两个男人都被他们兄弟俩抢走了。他笑笑,明明是因为费里和他,那两个混蛋才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
他停下脚步,在南意平静的夜色中熄了烟,对着漆黑的夜色轻声说:
“安东是最重要的。”

//亲子分真爱!但不小心把写矫情了嘤…
//大概两个人的感情淡淡的更好吧,傲娇的罗维诺听着安东的话,安东就会明白罗维的每一个表情吧。


2015.3.8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