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ia

“我是不会承认你的!”
这样嘶喊着的亚瑟·柯克兰,丢掉了手中的枪,瘫跪在雨水中。
他庆幸这场雨掩盖了他的神情,庆幸他不必看清那个已长得比他高的阿尔弗雷德·F·琼斯的表情,管他是惊愕,嘲笑,还是悲伤。

“我们是不会承认你的!”
三百多年前,也有人这样对他说过。
那年他奉上司之命踏上鲁昂的土地,却看到那位身披铠甲的被俘女子用近乎憎恨的坚定眼神看着他:“我们,法兰西人民,是不会承认你的!”那眼神叫他有点羡慕弗朗西斯。
几个月过去了。阁楼窗户射进的死刑的火光晃了他的眼,他打翻了心爱的茶杯。他走向窗边试图拉上帘子,却瞥见街角便衣的金发男人背对着火光落泪。

冰冷的雨水浇灭了他一半的怒火。
哼,这次又是我错了么。

两年后他在《巴黎条约》上签了字:美/利/坚/合/众/国,独立。


2015.7.30

评论(9)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