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ia

回忆基尔伯特·贝什米特(洪姐视角)

我和基尔伯特·贝什米特是战后在一起的。

那个时候我们才刚结婚,他会在我因他晚上啤酒喝太多用平底锅打他的时候变出一朵玫瑰花跟我道歉;他会在出行的时候比预定时间早回来几个小时,然后出现在我的花园里冲着我笑;他会在我生日的时候难得地走过吉他箱,打开长笛的盒子,一边组装一遍跟我说这是亲父什么时候什么心情写的曲子,然后让我在罗德里赫先生的钢琴上跟他合奏。

终于能没有战争,没有罗德里赫先生跟他吵架,我们给伊万打工,虽然家里都不景气,但至少和平。

直到1989年。


我见过新上司候选人们后回到家,进门就看见坐在餐桌椅子上的基尔伯特,他抽了烟。我正要开口问他的时候,他说:“伊莎,你也离开伊万了啊。”

我以为他会说下去。的确,菲利克斯也走了,伊万家里的情况很紧张,想必他也不是很好过。而基尔伯特——

“没关系吧,战时多艰难都过来了。”我随口回了一句。

而基尔伯特假如离开伊万的话,说不定能和路德维希团聚。他会以什么姿势飞越那道墙呢。

“是啊。”

那一整天他没再提这件事。

第二天早饭时间他没来我家。几乎是我感觉到不对的同时拿到了当天的早报——墙倒了。

我冲到柏林,在攒动的人流里穿行,不知过了多久遇到了路德维希。

“基尔呢?”

“哥哥…… ” 路德维希恰好被阿尔弗雷德叫走,我追过去却被拦下。

“你是来找基尔伯特的?”阿尔弗雷德挑挑眉,“去找伊万吧。”

我几乎是疯了似地闯进了克里姆林宫,没有护卫拦得住我。我踹开伊万房间的门吼道:“基尔在哪儿!”

那家伙躺在床上,脸色比斯拉夫人的肤色更显苍白一点,转过头来看着我说:“是你啊……咳咳……”

我明白的,阿尔弗雷德的脸色,还有伊万这副样子意味着什么。基尔伯特是他忠实的朋友,他不会离开。他是为了路德维希而走的。

可是我们才在一起几十年。他会翻旧账闹得罗德里赫先生不敢来找我;他会在因为唱歌被我打之后揉揉脑袋,然后依旧大喊:“本大爷生日会上一定要唱个够!”;他会每天晚上睡觉前坐在床上一手写着日记,一手抚摸我的头,说“我爱你”。


后来伊万家的风波都过去之后,罗德里赫先生来找我。他叫我不要太感性了,作为国/家,基尔伯特光荣地完成了他的使命。

“是的,罗德里赫先生。他是一个光荣的战士,诞生的时候是,消失的时候也是。但是我爱他。”


#今天在想第一人称的文章的时候突然想到的。灵感来自于豆瓣上一段《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关于死亡还是爱情:来自切尔诺贝利的声音》的节选(书名好长),不过写的效果差很远啊还要多加努力w


2015.11.6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