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ia

特洛伊的故事1

本文是在下阅读了库恩版的《希腊神话》后脑洞大开的产物。人物严重ooc。对史诗原意有各种程度上的篡改。第一次写长文。只是有感而发。如有纰漏还请指教(如果真的有人看的话)。

——————————
从无边的爱琴海上向东航行,有一个筑着高大城墙的小岛,掠过城墙是如雅典般繁华的市井,中央是金色的宫殿。这个城邦名为特洛伊。
每个早晨,太阳神赫里阿斯的引路人、美丽的晨光女神俄斯将光辉洒在特洛伊的土地上,青草与露水,牛羊与牧人,商贩与幼童,城邦在雅典娜的护城木的庇护下苏醒,人们在对众神的祷词声中开始了一天的奔波。
直到十年前,帕里斯掳走了斯巴达国王的妻子海伦载着盗来的王城珍宝返乡后,希腊人扬帆渡海围攻特洛伊城,城邦的命运雨打浮萍,王国的子民不得心安。
—————
王宫外。
卡珊德拉摇醒了在草坪上熟睡的赫克托耳,地中海正午的暖阳透过卡珊德拉的发丝射入赫克托耳的瞳孔。
“祭司说,神示希腊人要大举进攻了。”
“唔…… 祭司说吗……”赫克托耳咽回了下一句“你看到的会发生什么呢?”
有时候赫克托耳也很好奇,为什么这位父王最美丽的女儿常常做出些近似荒诞的预言。若不是这样,她哪至于被众王族孤立。想想失散多年的王子帕里斯回归王室,却在欢庆的宴会上众目睽睽之下指着亲弟弟喊着“你会让特洛伊灭亡!”的卡珊德拉,即便是赫克托耳一时也难以相信。
“看来今天练兵的时候得好好鼓舞鼓舞大伙的士气。”赫克托耳起身走向屹立在远方的王宫。
“小心点。”
赫克托耳用背影朝卡珊德拉摆了摆手。
—————
城墙上。
金发拳曲的阿波罗驻立在特洛伊无攻可破的城墙上,墙外是希腊人的军营,外围有深深的壕沟,清晰可辨,也是壮观。
血海泛残舟,断壁伏半尸。假如这就是命运三女神所决定的特洛伊的未来,他又有何权力,作何评价呢。
夜里寂静的军营里偶有人头攒动。偏僻的营帐里有人走了出来——阿喀琉斯。一切开始的源头。
银弓女神阿尔忒弥斯来看望备战的兄弟。
“特洛伊的命运已经定了。”阿尔忒弥斯擦拭着她的银弓。
“伊菲格涅亚的命运也定了。”
阿尔忒弥斯瞪了一下阿波罗,她的孪生弟弟仍眺望着大海。
—————
十年前。
伊菲格涅亚是希腊人的统帅阿伽门农的女儿。阿尔忒弥斯憎恨阿伽门农,因为他曾射杀了她心爱的赤牝鹿。阿尔忒弥斯给驶向特洛伊的希腊船队刮起了强大的逆风。
祭司说,只有将阿伽门农的女儿伊菲格涅亚献祭,方能平息阿尔忒弥斯的怒火。
阿伽门农自然不情愿,引起了希腊士兵的不满。士兵们滞留在港口越久,分崩离析的可能越大。
人声鼎沸,兵器交加。阿伽门农统帅的地位岌岌可危。眼看一场火拼就要爆发。
“请各位住手!”来人是年轻美貌的伊菲格涅亚,明白情况的士兵纷纷放下兵器。
“我们的共同目的是要打败特洛伊,洗去他们加给希腊人的屈辱,建立让后人企及的伟大功勋,创造属于我们希腊人的荣光!既然献祭是女神阿尔忒弥斯的意志,那么服从宙斯伟大的女儿的意志就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我心甘情愿死在屠牲刀下,死在祭台上,等到希腊人攻破了特洛伊城,特洛伊的废墟就是我永恒的纪念碑!”
于是伊菲格涅亚泰然自若走向祭台,预言家卡尔卡斯为她戴上花环,阿喀琉斯为她撒上圣水和面粉。
“宙斯伟大的女儿、银弓女神阿尔忒弥斯啊,请保佑希腊军队平安渡海,打败特洛伊!请保佑希腊的士兵们英勇无敌、势不可挡!请保佑希腊人的功勋与荣耀永不褪色!”
卡尔卡斯举起刀刺向伊菲格涅亚。只一刹,人们看到血染了祭坛,血的源头是被卡尔卡斯宰杀了的赤牝鹿,而不见伊菲格涅亚。
“奇迹啊!”希腊人为女神欢呼。
阿尔忒弥斯无视了士兵的喧哗声,乘上银色的月亮车,载着伊菲格涅亚飞过多瑙河,飞过小亚细亚,送她到攸克辛海岸,遥远的陶里斯,做女神的祭司。
——————————
TBC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