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ia

伊丽莎白·海德薇莉不清楚基尔伯特·贝什米特的骂名是什么时候流传开来的。
当她反应过来时众人便已举着铁十字的旗帜与“邪恶”的标语在德意志的街道上游行了。可笑的是唯有那些支持“前朝”的极端主义者会对基尔伯特情有独钟。
路德维希·贝什米特的心情自然复杂。他已不能再走任何与以前有一点相似之处的道路了。
伊丽莎白听他谈基尔伯特的时候,只是端坐着喝着咖啡。直到最后才开了口。
“举世非之?”她放下杯子,“你当我身在何处?”

#“举世非之而不加沮。”复习的时候想到的。明天考语文。

2016.1.10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