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ia

【独伊】贡多拉之梦 1

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是一个自由画家。就是从早到晚背着画板、提着画具游曳在威尼斯的街头,给观光的女孩子画画的人。
威尼斯的阳光总是刚刚好的,明朗而不失柔和的金色将整座古城调和为一幅古画,泛金的波光曲折穿梭于米黄色的大理石建筑间。晴好的天光让一句“早上好”都填满了祝福。
就想女孩子的微笑一样——
本人是这么形容的。
“啊~是来自英国的姑娘啊。那边天气不太好,就在威尼斯好好享受一阵吧!”
清俊的外表,平易近人的天性,还有意大利的绅士风度,吸引了众多姑娘的费里西安诺,每天的幸福感都很可观。
“既然来了当然要试一试贡多拉啊!就在那边,美丽的小姐,我告诉你,我认识的一个老船夫——”
几乎滔滔不绝地和姑娘谈天的话题,也从未重过样,而且带着费里西安诺独有的从心底散发出的喜悦,让古朴的威尼斯街道上洋溢着快活的气息。
“啊先生,”费里西安诺朝着发出行李箱“吱吱呀呀”声音的方向喊道,“不要在古城的地面上拉行李箱哦~会破坏地面……”
“是吗……不好意思,我这就提起来…”
费里西安诺忽然停下了说话时习惯比划的双手。他无意识地转过头。
金发?
费里西安诺一言不发地冲了过去,也没顾得上有没有碰到女孩子。在古城的地面上颠颠撞撞地奔跑,最后干脆撞到了目标的身上。
不过这是值得的。费里西安诺抬起头,凝视着对方,也不清楚自己惊愕的表情褪去了没。
那个人的样子就像是梦里才会出现的,费里西安诺生命里最重要的那个人长大以后的样子。
在费里西安诺愣住的时候时间过去了三秒,静谧的三秒。费里西安诺不知道他的表情看起来是什么样的,会不会有点惊喜,会不会看上去痴痴的,或者说有点呆。
“先生…你叫…”很明显他还没有恢复理智,明知道不是心里的那个人。反应过来直问其名太过失礼才改口:“您是德国的观光客么?”脸上已不自觉扬起了威尼斯式的欢迎笑容。
“啊…是啊…不过您是怎么…”
“噗哧……德国的观光客向来很好认的。”
费里西安诺不记得他究竟谈了些什么无关痛痒的事,惟有这一次他格外感谢自己自来熟的天性。
于是在这于费里西安诺来说机械、于路德维希来说又热情到诚惶诚恐的谈话中,费里西安诺的内心却是复杂的。
有这样的声音在空旷的心灵中回响。他说,太熟悉了……
眼前这个人乍一看严肃古板的脸上,隐藏着不好意思地躲避目光时眼睛流转的方向,撇过头去倾斜的角度,唇边似笑非笑的弧度……
太熟悉了。
每一个细节都能重创费里西安诺的心灵一次,然而对于那个人,他的心灵尚未麻木到感觉不到痛过。费里西安诺自信他的脸上看不出来这种心情。隐藏对于这种心情,是他最拿手的事了。
熟悉到不忍再凝视着路德维希,费里西安诺抬起头随便一瞥:夕阳已经落下了,夜空的颜色已经显现了,水、空,冷色调的蓝调和到了最完美。昨天以前还热闹繁华的威尼斯,仿佛一夜之间沉入了海底一般寂静。
TBC

#首篇长文。目测1、2节铺垫,3节进正片。后期可能卢西安诺出没。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