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ia

【独伊】贡多拉之梦 3

那天他们就着小提琴聊了很多。费里西安诺很惊喜。记忆中那个男孩是个画不好小兔子的新手,小提琴与钢琴也同样一窍不通。眼前这个金发的高大青年在他心底的印象里,“路德维希”的墨彩又浓了几分。
那一夜很平安。
——对费里西安诺似乎不是这样。
费里西安诺做了梦。他梦见一个金发黑衣的少年躺在地上,从他的心口处不断地涌出着鲜血,染红了苍白的皮肤和手中的一束白玫瑰。湛蓝的眼睛因濒死而放大——这一生理反应像是别有深意,比如,这样惊愕地看着手中拿着刀的做梦人——费里西安诺。
好像上一秒还在山丘上和他写生,下一秒画面就从夜晚的这一刻开始。黑暗,手上血的余温,死亡与不熟悉的声音……
费里西安诺吓得跪在了地上,手中的刀子还滴着血,肌肉残留的抽搐感表明了上一秒这只手曾将刀子送入男孩的心脏。然而可以确信的是上一秒“他”不在。作为费里西安诺的他并没有操纵他自己的身体。思考还在混乱,远处似乎有轻微的笑声,而费里西安诺只是想哭,任眼泪流下。
他再度睁开眼睛,一切又安静了下来,温热的眼泪在脸颊上的触感提醒他那只是梦。
眼前是房间的昏暗、寂静与路德维希关切的眼神。
“怎么了?”路德维希俯下身想整理他的栗发。
“啊!”费里西安诺惊叫地推开了他,那头金发,那双湛蓝色的眼睛,和梦里的人太相似,而那个人几乎是他的梦魇。
“怎么了?”路德维希不敢再吓到他,只是一味地问着,“做噩梦了吗?”
费里西安诺没有回答。他仍紧紧抱着被子,眼泪和冷汗交织从脸颊上滑落。
路德维希起身去了客厅,给费里西安诺倒了一杯牛奶。
“我听到你的呻吟声,来看看是怎么回事。”他把温好的牛奶和一罐蜂蜜一并拿进卧室,在费里西安诺身边调匀,递给他,“看来是做了很可怕的噩梦呢。”
费里西安诺颤抖地抓住杯子,小臂却仍一阵凉意,险些洒掉牛奶。
“小心!”路德维希稳稳地握住杯子,另一只手拨开费里西安诺的碎发,小心地喂他喝下。
费里西安诺感受到身体的暖意,终于回过神来。
“抱…抱歉……”他脸有点红,索性撇过头去,“没想到…打扰到你了。”
路德维希说着“没有”“没有”,收拾好杯子要送回到客厅去。
“等…等一下!”
路德维希转停下来看着他,费里西安诺却说不出来什么,只是低着头,攥着被子。
半晌,路德维希叹了口气说:“今晚我陪你吧。”
费里西安诺迅捷抬起头,明亮的眼睛透出感激与欣喜。
“我小时候也是,做噩梦了就叫哥哥陪我睡。”路德维希在费里西安诺身旁躺下,自说自话着,“我哥哥是个很好的人。我们的父母去世得早,几乎是他带大了我。我家在巴伐利亚的一个小城,邻居的哥哥和我哥关系很好,但也经常打架……”
费里西安诺昏昏睡去了。
那一夜很平安。
TBC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