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ia

【独伊】贡多拉之梦 4

“你这是什么意思。”
罗德里赫推了推眼镜,看着家门外趁着休息日不请自来的路德维希和他身边的一个意大利男人。
“Ciao!”
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是路德维希小时候的邻居,现在常住在奥地利。是个比邻家的伊丽莎白姐姐更擅长料理家务的男子汉——小时候的路德维希是这么评价的。
“我可不记得有被拜托过。”罗德里赫悠闲地坐在沙发上,喝着早晨的维也纳咖啡,“倒是你,怎么想起来旅行了呢?”
“只是散散心。”路德维希坐了下来。
罗德里赫瞥了一眼跟着他坐下的费里西安诺,轻笑了一声。
“那你的工作呢?”
“最近也没什么进展。”路德维希放下背包,开始整理,“倒希望您能给指点一下呢。毕竟是弗洛伊德的后裔。”
“也就这种时候知道说好话了呢。”罗德里赫轻哼了一声,“不过也是比胞兄要懂事的多了。”
沉默。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是路德维希的哥哥,是个非常能干的人。小时候学得长笛,说得一口流利的英语,父母去世以后凭一己之力带大了路德维希。路德维希成年后他就跑去当了兵,去年被选入了维和部队,一经派遣便再也没有回来。
罗德里赫为两位准备了些甜点,然后就聊了起来,问费里西安诺的来历、喜好,一会儿又和路德维希谈起了工作。
“解离性失忆症?你还真是选了个麻烦的课题……”
费里西安诺用银叉戳了戳罗德里赫先生做的蛋糕,发起呆来了。
为旅途的奔波修养了一个上午过后,他们就去游览了。三月的维也纳刚刚下了一场雪,城市披上了一层银色,使这个与罗马有着相似的吸引力的城市——充满金碧辉煌的建筑与历史沿革的遗迹的古都维也纳多了一分冷冽。
街道两边哥特式建筑的屋顶直入云霄,入口处一匹沾着新泥的白马拖着四轮车厢啪嗒啪嗒地走过。
入夜的时候维也纳又是另一幅模样。棱角分明的中世纪建筑的窗子里纷纷透出暖黄色的灯光,式样华丽的街灯也亮了起来。费里西安诺和路德维希走进金色大厅,金碧辉煌得像是回到了哈布斯堡全盛的时期。
这天夜里他又做了同样的噩梦。金发蓝眼的男孩倒在血泊里,他的手里握着一把滴着血的刀子,只是那个远处的笑声更近了。
他起来的时候路德维希也醒了,依旧一脸忧心地望着他。费里西安诺竭力冷静下来不再吓到路德维希。
他们同住在罗德里赫先生的家里,今晚罗德里赫先生有事不在。费里西安诺便请路德维希陪他到罗德里赫先生的钢琴边去。
罗德里赫先生的三角钢琴十分名贵,且被他调试保养得非常好。白天里听到罗德里赫弹奏的肖邦便知道了。费里西安诺翻开琴盖,果然看到了整洁如新的黑白琴键,随手试了几个和弦,音色也堪称完美。他便弹了起来。
TBC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