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ia

【独伊】贡多拉之梦 5

这是路德维希第一次听费里西安诺弹钢琴。
不是多么激烈高亢的曲目,只需指尖缓缓流淌,起承转合浑然一体,不是超技曲目琴技却也可见一斑。
只是这支曲子让路德维希暗暗不安,甚至惶恐。闭上双眼细听,开头的小调静谧得几近抑郁,中间的明调却又悦耳得几近甜蜜,伤感与希望交织。睁开眼睛,只见弹琴的人优美得令人沉醉,双眼时而随身子起伏微微转动,时而失神得仿佛陷没于悲伤。和平时看得到的费里西安诺相比,太过真诚又太过深沉。
按下最后一个音符的手指抬了起来。费里西安诺抬起头来,眼睛迷离着,好像困倦得有些虚脱。
路德维希还没来得及回应,费里西安诺便开了口:“路德维希,你要知道,有一天,威尼斯也会沉没的。”
路德维希愣了,半晌没有说话,只是拍了拍费里西安诺的肩膀:“你还是不要太忧郁了。”
“明天还要游览。早点睡吧。”
费里西安诺嗯了一声,盖好琴盖,把琴凳摆正,起身和路德维希回了屋。
费里西安诺躺下,依偎在路德维希的怀里,呼吸声平稳下来。
“路德维希,你知道,”梦呓一般的声音夹杂着呼吸声传来,“威尼斯的面具很出名。”
路德维希摸了摸费里西安诺的头,把他纤弱的身体朝自己这边揽了揽。
第二天一早,费里西安诺没有再去游览。
路德维希明白,转天他们就要离开奥地利,回到巴伐利亚了。可费里西安诺就像这沿路的天气一样,在阳光明媚的威尼斯像个天使,这些天却愈发忧郁了。有的时候夜里惊醒,便死死地搂住他。
下午维也纳下了雨,待在奥地利的最后一天是不会再有什么计划了。
费里西安诺搅着滚烫的咖啡,冷不丁地问道:“路德维希,你知道双重人格吗?”
路德维希一惊。双重人格,即解离性失忆症,正是他的研究课题。
“有所了解。”
“那么你能测得出来,我的第二个人格吗?”
路德维希抿抿嘴。
“这个…还不能…”路德维希坐到费里西安诺身旁,“其实,费里……双重人格是非常罕见的病症,全世界也就只有一千人左右的患者,大约九成的认为自己患病的人实际上……”
“只是无理取闹,想标榜自己与众不同罢了,是吗?”费里西安诺的金色眸子黯淡下来,从容地喝了一杯咖啡。
路德维希一时语塞:“从多数案例上看,是的。”
第二天他们动身去了德国。到慕尼黑的时候已接近暮色。费里西安诺先下了车,这当儿路德维希还在车上检查行李。
费里西安诺扫了一眼陌生的城镇,便抬起头来望天。正是晴朗的时节,火烧云红染半边天,从西边层层衰退,最终回归到沉寂的蓝,黑暗的夜。
费里西安诺叹了口气。
“Ciao!”身后传来熟悉的语言与声音。费里西安诺无意识地转过身去。
面前是另一个自己。
TBC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