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ia

【独伊】贡多拉之梦 6

路德维希下了车便看见费里西安诺坐在地上,掩面颤抖。他几乎凭着天性把行李都扔在地上,跑过去扶他。
“怎么了?有小偷吗?”路德维希握住费里西安诺的手——冰凉的。费里西安诺放下手,他才看见他的脸色——苍白,金色的瞳孔放大。
费里西安诺没有哭,也没有尖叫,他的身体低声颤抖着。
“路德…… 我看到了……”
“什么?”
“卢西安诺——啊!”费里西安诺捂住嘴,“我怎么会知道他的名字…… 路德!是第二人格!我看到他了!他向我打招呼……”
路德维希意识到问题严重了。
“费里西安诺,冷静下来。”路德维希扶他站了起来,脸色也恢复到了寻常的冷静,“你要知道,世界上有些事情是不可能的。”
费里西安诺抽颤着吸了一口气。
“不!是真的!路德……”面对卢西安诺都不曾哭泣的费里西安诺,这时忍不住噙着泪水,“是真的啊……”
路德维希不再回答,只是抱住费里西安诺,扶着他柔软的栗发,试着安抚他。
费里西安诺擦干了眼睛,竭力装作什么也没发生时的样子,随路德维希回了家。
路德维希的家很是空旷,白色简洁的装潢与实用至上的电器很符合他的风格。费里西安诺跳来跳去,摆弄着他家的各式新奇的东西。
路德维希看他高兴起来的样子,不禁笑了笑。简单收拾过行李后,路德维希就进了厨房。
“Ve…… 路德咱们晚上吃什么呢?”费里西安诺迅速缠过来。
“没什么新鲜的食材了…… 不过香肠还是有的,土豆还是新鲜的……”
“啊!好多啤酒啊!”跑去翻冰箱的费里西安诺如是说道,“路德的喜好还真是明显啊!”
“唔……” 路德维希又低下头削土豆,“你不要闲着,过来帮忙!”
不久费里西安诺就跳到了路德维希的书房,并迅捷地发现了路德维希的小提琴演奏起来。
路德维希听到了琴声——不知道是什么曲子,大概是即兴的吧。不过,是很愉快的曲子。
在路德维希大抵忙完了厨房的工作后,琴声忽然断了。
“路德?”费里西安诺一手拿着小提琴,一手举着一个黑色的狭长盒子,“你会吹长笛吗?”
路德维希一惊:“那是……哥哥的。”
“让我放回去吧。”路德维希从费里西安诺手中拿过盒子。
“我也有一个哥哥呢。”费里西安诺笑着,收起了小提琴。
入夜后,黑暗的夜空缘因银星的点缀,显露出将夜的藏青色,淡银的光茫无目的地倾洒,从厚重的窗帘缝隙中透出一丝光亮。路德维希就盯着这一丝光亮,耳边是费里西安诺平稳的呼吸声。
他想起基尔伯特是个多么喜欢在晴朗的夜晚胡闹的人。虽说是个作息规律的哥哥,但是到这种安静的夜晚却好几次闹腾起来,大灌啤酒,唱歌,惹得伊丽莎白姐姐从隔壁冲过来用平底锅打他。明明在路德维希小时候生病时,还会难得的吹吹长笛,那样平稳宁静的乐音。
路德维希的哥哥是个能干的人。家里不富裕却迅速完成了学业,修了实用性的机械专业,为了养家。他工作总是那么出色,英语还很好,同事来做客也只会当着路德维希夸他。
路德维希又想起来在这样一个晴朗的夜晚,基尔伯特放下啤酒杯,用他平生最低沉的声音对他说:“West,我想当兵。”还呲着牙乐。
路德维希不太能理解他的哥哥。稳定的工作,出色的创造力,对未知领域的探究心,基尔伯特具有这一切,却唯独想当兵。若是他不想再照顾弟弟,大可拿着薪资去旅行,或者去读曾经他感兴趣却不得不放弃的专业。路德维希为此和基尔伯特吵了一架。他那个大男子主义与英雄主义的哥哥,却又偏偏那么固执。
他若是是看到路德维希和费里西安诺现在的样子,还不知道会说什么呢。
路德维希又想起来基尔伯特派遣前的告别,他跟着队伍走得不慢,只是挥着手,大喊:“West,再见啦!”再见的时候,便是一句“下落不明”,一纸印刷清晰的通知书。
路德维希闭上眼,不去想埋藏在他心里的可怕念头。
“他会回来……”
“唔?”陌生的声音从窗外传来,伴随着落地窗与厚重的窗帘一齐推开。银月之光霎时倾洒进来。
“Ciao!”
——红眼的费里西安诺?
路德维希下意识的摸了摸身边——费里西安诺还熟睡着。他蹭地从床上起来,戴上眼镜。
“我是来问好的,路德维希·贝什米特先生。”卢西安诺走了进来,“嗯?难道他没和您提过我吗?”
路德维希这才想起来卢西安诺——费里西安诺只言片语提到过的第二人格。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以和费里西安诺几乎完全一样的外形?
“您也看到他有多软弱了。”卢西安诺毫不在意大脑飞速运转的路德维希,一脚踩在窗台上坐下了。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来问好的——我说过了。”
“不,你是他的兄弟吗?”
“错了。我是他的第二个人格。”
“那么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卢西安诺歪着头,挑衅地眯起了眼睛:“嗯…… 路德维希博士…… 你真的想知道那么多吗?”同时他的手中闪出一把小刀,在月夜下刀光尤其凛冽。
路德维希额头冒出了冷汗。
“说正事吧。”卢西安诺收起刀子,转过身来,“其实您长得很像另一个人,费里西安诺的新任恋人先生。”
TBC
#卢西的正式出场?唔嗯在下写不好其实就是独伊感情线的推动w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