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ia

【独伊】贡多拉之梦 7

费里西安诺醒来时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照进来,刚好暖了他的头发。他难得地舒服睡到自然醒,更难得地发现路德维希还在沉睡。
“耶——”把庆祝的喊声咽了回去,费里西安诺轻手轻脚地换起衣服来。忽然路德维希抓住了费里西安诺的手,很用力,好像布料的摩擦声惊动了他。
“路德?”费里西安诺握着路德维希的手,低头看着路德维希的脸——眉头紧锁。
路德维希也醒了过来,今天他显得格外疲乏。
“路德?”费里西安诺揉了揉他杂乱的金发,“怎么了?”
“……没事。”
简单的早饭后,费里西安诺也察觉了气氛的不对劲。这时路德维希推推眼镜:“费里西安诺,你不是提到过你的双重人格吗?刚好是我的课题,我们谈一谈看怎么治愈吧。”说罢走向书房。
“Ve?”费里西安诺打了一个寒战。他又想起来那个红眼的自己朝他打招呼的样子。
他在书房里坐定。路德维希拿出黑色的钢笔和A4的条格纸,挑了几本厚重的英文书,问道:“你是怎么察觉的呢?”
费里西安诺给路德维希讲了那个时时折磨他的梦魇,那个他几乎确信是被卢西安诺操纵杀死了亲友的故事。
“那是,小时候的事。”费里西安诺垂下眼眸,“那个人,是我非常重要的朋友。”
“前些天,我想起来,小的时候,卢西安诺便已存在,只是后来,消失了……”
费里西安诺想起梦里他双手沾血的样子——他已不确信那是梦还是记忆。他讨厌血,没来由的。他想为什么他要备受折磨呢。为什么要遇见路德维希呢。为什么要回忆起了卢西安诺,回忆起来那个少年呢。啊,那头金发,那双蓝眼,那个一丝不苟的态度,那个好像生气一样的别扭性格……
全都指向一个人,那个被他杀死的人。
路德维希只是机械地记录着,然后开始翻起书来。他念了好长好长的一串专业名词,德语、英语混杂着,还有意大利语冒出来——似乎是为了想费里西安诺解释。
是的,自从遇见了路德维希,那个梦就不断地萦绕在他的意识中。那是梦,还是事实?为什么卢西安诺要在这个时候出现?他要,再一次杀死他爱的人吗?
费里西安诺想到这儿眼里就凝了泪。他是如此地害怕自我。
他扑到路德维希的怀里,抬起头来无力地吻他。房间里回荡着靡靡之音。
“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路德维希抿着唇,“你真的觉得,这是爱情吗?”
费里西安诺的心理支柱在这一刻崩塌了。
他是个疯人,不折不扣的疯人。歇斯底里,双重人格。但就差一点,要是在关键的时候,任一个人能够帮他一把,他一定就会康复的——费里西安诺坚信着。
但是没有那么一个人。他想怨恨,怨恨这个他给予了期望的人只给了他致命一击。但是他怎能怨恨呢?
他爱路德维希·贝什米特。矢志不渝。
TBC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