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ia

【独伊】贡多拉之梦 8

自那之后费里西安诺搬了出去,一连四天没有找过路德维希。
路德维希非常懊恼。
的确,卢西安诺告诉了他费里西安诺深爱着的青梅竹马的故事,他有一瞬间很气恼,仿佛他被当成了替代品,不过是个可悲的影子。
但是路德维希何尝不明白,眼睛是不会骗人的。费里西安诺看着他的时候不似第一次相遇时带着茫然、出神,金色的眸子向来是直视着他的,深邃的。费里西安诺爱着他,不是别人。
路德维希没料到自己的动摇会给他带来这样的伤害。而他原本的动摇则愈发折磨着他的理性。每当他想得出神时出声地呼唤“费里”,那种本能的羞辱感都足以让他发疯。
第五天,他敲响了费里的房门。
果然没有回应。
他拿出钥匙开了门。
费里西安诺暂住的地方是个小公寓,朝阳的客厅散发出的金色的阳光,透过敞开的门映照在门廊上。路德维希不加犹豫地走进了阴面的里屋。
费里西安诺躺在房间一角的床上,洁白的被单在没有阳光的房间里显出冷冽的淡蓝,而本人鲜明的栗色发也埋在了被子里,不复光泽。
路德维希坐在床边,等待着。半晌,栗发抖了抖,费里西安诺露出眼睛,看着路德维希,睫毛在颤。
路德维希轻轻把遮着费里西安诺的被子拨开,才看出他的脸色——苍白得不见血色。
“你…… 又做梦了?”
费里西安诺不置可否地转移了视线,盯着天花板。
“还是你见到卢西安诺了?”
不语。
路德维希不擅长这种对话,便去做饭了。简陋的食材,不见生火迹象的厨房,路德维希看着,叹了口气——费里西安诺可是会让这一切都焕发光彩的人啊。
落座吃饭时,费里西安诺的脸色不见好转。他呆坐了一会儿,开口道:“明天,我回意大利吧。我的哥哥,好像也快回来了。”
路德维希放下刀叉。
“是吗……” 他想说些挽留的话,但却无话可说。路德维希心里也明白着——如果这次不挽留,便再也没有机会挽留了。
“费里西安诺,我爱你。”路德维希走过去抱住费里西安诺。
费里西安诺埋在路德维西的胸膛抽咽着。他不想再杀死所爱之人,却无法战胜自我,无法预料未来。
“费里西安诺,你要冷静下来。”
“冷静?”他声音嘶哑,近乎愤恨,“是啊,在你看来我的这种疯狂的样子不过是我的病症发作了而已吧?你说得出来我的每一种表现对应的心理学术语,以及你的专业书里那一大长串不近人情的生理学分析,可是你单单就是不明白我的心情!”费里西安诺声音低沉地嘶吼着,却还是忍不住抽泣。
“路德维希……我不想杀死你啊……”
路德维希一惊——原来是这样。他忽然觉得自己好肤浅,竟然觉得回意大利只是费里西安诺闹脾气,竟然会觉得费里西安诺只是爱着他的青梅竹马,而当他是影子。费里西安诺是多么爱他啊……
“不,不会的,费里。”他紧紧抱着费里西安诺,“你不要担心,也不用害怕,我会治好你,以后你再也不会做那样可怕的梦了…… 我不会死,你也从未杀死任何人……”
费里西安诺大哭起来。
“抱歉……”路德维希吻着他的额头。费里西安诺不是软弱的人,他戴着威尼斯的面具,地中海的暖阳般开朗,却不会轻易透露他的真实想法,不会轻易露出脆弱的样子——他是因为爱着路德维希,才这样做的。
TBC

#不要问为什么路德有费里公寓的钥匙,在下就是觉得这样挺好的w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