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ia

【独伊】贡多拉之梦 11

路德维希看着沉默的费里西安诺流下了两行清泪。他已不再执着于了解费里西安诺的过去,怀疑他的心理疾病——那是费里西安诺的回忆,路德维希只想相信,然后与他一同承担。
“基尔伯特说军队为那次遇袭事件建了纪念碑,在黎巴嫩。去吗?”
费里西安诺点点头。
两天后他们便飞往黎巴嫩。费里西安诺的眼神始终定定的,一直持续到走向纪念碑。
他把春雨浸润得恰好的花摘下来,以他引以为傲的艺术感插成扇形的花束,以他曾经憎恨的自我的身份走向那个隐匿丛中的纪念碑,鞠躬、献花、斟酒,犹如他睡梦中的梦魇一一重现。碑前盛开着雏菊和矢车菊交织的花束。
回到德国后,费里西安诺的心神才定了下来。
是的,好像一切都该结束了。卢西安诺没有再出现,但是费里西安诺却像被掏空了心一样。
夜。
费里西安诺又到了那个梦境,睁开眼睛看到的是脚下的血,手中滴血的刀子。他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倒在血泊里的——卢西安诺。
“结果还是这样啊。”倒在地上的那副躯体笑了。
“那段记忆是伪造的。”
“为什么?”
“你抛弃了我,不是吗?你的意识一直排斥着我的存在……"沾血的唇角勾了起来,“费里西安诺,虽然我们的争夺是难免的,但是我希望你至少,稍微喜欢我一点啊。”
醒来的时候,费里西安诺首先想起了路德维希的话。
“你的意识太想保护你了。”
费里西安诺竭力冷静下来。
他意识到一个可怕的事实——假设说,是他的意识使他相信,卢西安诺控制了他的身体杀死了他的亲友,而这一臆想的另一前提,就是少年走后十多年卢西安诺再也没有在他的身体里出现——
“你抛弃了我,不是吗?”
费里西安诺颤栗了——
那个少年是他的梦魇,而他,费里西安诺,更是卢西安诺的梦魇。在那个梦里他杀死了他的青梅竹马,并认为是受卢西安诺操控,名正言顺地将卢西安诺贴上“凶手”的标签,使他相信自己是“受害者”。从而使意识的深层的真实记忆不再侵蚀他的良心,不再让他体会到负罪感。对,是负罪感——路德维希的出现部分唤醒了他潜意识中真实的记忆——多年前他杀死的不是那个男孩,而是卢西安诺。
凶手,是他才对。
意识用这样的方式保护着他的善良,毕竟不容许自己以恶待人的费里西安诺,怎能接受自己杀了“人”——一个独立存在的人格,或者用宗教意义上的观点,杀死一个只是没有实体的灵魂。
“……我们之间的争夺是难免的……”
也许这是所有双重人格的宿命。唯有生存才是永恒的利益。
可是既然卢西安诺在十多年前就已经死了,为什么会再次出现?他是通过意识中上一次被杀死的记忆的投影存在于我的梦境的吗?
可为什么他会既存在于他的梦境里,又独立存在于现实中,在梦境中逝去之后,现在又不见了呢?
还有,那个生命中最为重要的男孩,为什么我迟迟回想不起他的名字?
在这里,所有最不和谐的疑点都被意识忽略,而所有证据都被提供得意外及时。
费里西安诺想清楚了答案——
因为这里是梦。
刹那间目所能及的房间、床铺全部化作一片空白,却就在费里西安诺想要控制这个梦境的同时恢复黑暗。
恍惚中他想起来了——
神圣罗马……
——我想起来了。梦该结束了。
他睁开眼。
TBC

评论(5)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