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ia

【米英】
有些事只可称为必然。
正如亚瑟·柯克兰目睹着阿尔弗雷德渐渐长大。
当一个在平原上游荡的孤单小孩,变成了与你比肩的年轻人,那就意味着你要忍痛收起“小五月花”这种昵称,摆起长辈的架子,忍受他不可理喻的个性与品味,教导他成人的稳重与涵养——
才怪。
从成为阿尔弗雷德的哥哥那天起,一种不安的预感就隐隐约约爬上了亚瑟的心脏,直到阿尔惊人的成长带来的视觉冲击使这种感觉更加明晰——阿尔弗雷德,是注定要离开你的。
是的,但是挑战命运是人类本能的野望。
对这片广袤的土地孕育着的炜炜生辉的未来,亚瑟回避着,遏制着,反对着,镇压着——就让它再迟一点,再迟一点——
直到枪声四起。陌生的雨滴砸在身上,不能看到持枪者的枪孔引你坠入深渊,于是恍惚间你又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你永远战不过历史的必然。

2017.1.31

评论
热度(6)